Posted on

移动互联网下半场:流量与趋势

1.   在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的时代,新的互联网流量来自于哪里;

首先,局部的流量红利并没有消失,比如抖音,病毒式的短视频传播路径,比如小程序——背靠一个数以十亿计的平台,流量红利非常明显。不过,这些红利可能是转瞬而逝的,看企业能否把握。

其次,千万不要小视低龄的增量用户,未来是 00 后,甚至更年轻的一代的,而这部分人群,是不能以传统眼光去衡量的。会有更适合他们需求的流量模式出来,要去理解他们的消费心智。

 腾讯社交洞察近日发布《腾讯00后研究报告》提到一些关于 00 后的关键词:理解品牌、兴趣付费、理性消费、渴望互动等,进入成年时代的 00 后逐渐成为新消费时代的主力军。把握他们的心理和行为特质,对新消费领域的流量布局无疑具有重要意义。

同时,得益于技术能效向、基础建设完善,零售渠道继续下沉,三、四线城市消费购买力不断上升,低线城市也成为主要的增量市场。

拼多多,依靠低价策略以及平台补贴。

流量环境对于所有创业公司都是公平的,没有容易割的韭菜之后,产品运营出色的公司就更容易脱颖而出,如何打磨更有价值的内容,如何让留存更高,如何维持一个长期的价值,而不是靠融资冲量的爆发增长,精益创业在当下更容易成为核心竞争力。

2.   内容产业各子行业已经出现超级平台的情况下,还有哪些投资机会;

社交电商、小游戏、新零售。

微信流量提供的社交关系以及产品能力,让移动电商有更多可能性。也正因此,社交关系意味着平台与消费者、消费者与消费者之间的服务联动,让依托于用户服务的新零售有全新机会。

例如:

  1. 爱范儿旗下电商品牌好物商店借助拼团、社群等社交化服务,降低电商获客成本,以及提升单用户贡献值
  1. Q1营收199亿元,唯品会借力腾讯、京东转型社交电商
  1. 屈臣氏等强线下渠道零售集团布局新零售(屈臣氏小店小程序、屈臣氏自提小程序、线下门店升级等)
  1. 焦点分析 | 微信小游戏广告日流水过千万,像做公号矩阵那样做小游戏?

3.   内容变现有哪些新的趋势和变化;

内容付费的过度开挖,导致行业已经逐渐走冷,资源越来越多像头部资源倾斜。

相比内容和话题本身的吸引力,受众更加相信人和 IP 的价值。

内容质量依然为王,单用户(读者)价值提升。

大的流量平台如微信、今日头条介入内容付费市场,可能会对行业有促进作用。

内容形式更为丰富,短视频、小程序阅读,更强调用户参与。

抖音、腾讯微视(更丰富的内容形式);GQ(内容质量->广告商业价值);今日头条都上线付费阅读功能了,微信呢?

黎贝卡=公众号 IP+小程序电商。黎贝卡十分注重与品牌、用户的“连接”,经常出席时尚活动,拍时尚封面等,使得“黎贝卡”逐渐形成了自己的 IP。当有了很强的个人IP以及用户信任作为保障之后,开始推出自己的专属品牌,形成内容的升级。

4.   去中心化的产品属性下小程序如何实现平台化突围。

微信官方新能力的迭代持续给平台注入新的活力,运营方要跟着平台趋势走。

借助特定行业本身壁垒,汇聚行业资源,形成行业平台化。

知晓云、阿拉丁类基于小程序平台的行业应用

 

Posted on

新用户视角与默认值

产品运营不分家,参与业务深度越深,越能体会其中的关联性。从本质上都是通过提供“服务”给予消费者,完成自有的商业目标。

用户视角

产品设计(包括其中的文案)都应该是为了帮用户解决问题,而不是创建困惑,不同的用户视角对应不同的产品状态,这次重点讲讲新用户视角。

多从新用户角度体验产品

现在很多产品都有安装后用户引导的设计,但这远远不够,用户引导的设计也意味是理解成本。

经常会忽视新用户视角,因为除非刻意,或者天赋使然的同理心,产品经理对产品接触的时间愈长,就越容易进入一种预判断的逻辑。例如看到一个登录按钮时,就预判用户会点击。

再例如,电商产品中经常强调新启用的电商转化,通过各种数据分析,各种理论研究,我们可能会做一些产品上的决策,例如增加一个下单送券的功能,但如果自己是一个新用户,是否会有这类需求?

我们可以怎么做

重置你的用户身份

建立新用户操作监控流程

观察身边的人

Posted on

产品经理讲堂(4)- 需求分析之 Kano 模型

背景

看回 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Kano_model上的介绍:

The Kano model is a theory of product development and customer satisfaction developed in the 1980s by Professor Noriaki Kano, which classifies customer preferences into five categories.

日本教授 Noriaki Kano 在 1984 年首次提出 Kano 模型,Kano 模型分成以下 5 个构成:

  • Must-be Quality(必备因素):当优化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不会提升,当不提供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会大幅降低;
  • One-dimensional Quality (期望因素或一维因素):当提供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会提升,当不提供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会降低;
  • Attractive Quality(魅力因素):用户意想不到的,如果不提供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不会降低,但当提供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会有很大提升;
  • Indifferent Quality (无差异因素):无论提供或不提供此需求,用户满意度都不会有改变,用户根本不在意;
  • Reverse Quality(反向因素):用户根本都没有此需求,提供后用户满意度反而会下降;

Continue reading 产品经理讲堂(4)- 需求分析之 Kano 模型

Posted on

产品经理讲堂(3)- 需求管理

我想,谈及「产品经理」时,大家头脑里首先嘣出的一词有可能是「需求」,离开「需求」去谈产品都是在耍流氓。

那么,如何正确定义「需求」,以及在执行层面上如何去管理「需求」?

什么才是「合理的」需求

“如果我最初问消费者他们想要什么,他们应该是会告诉我,‘要一匹更快的马!’”——这是亨利·福特的一句经典名言,也是常用于讨论「需求」时的引子,也就是从表层的需求描述中深度挖掘客户隐性需求。

在产品开发流程中,从产品策划到产品需求阶段,产品经理应该要去作的时候就是去发掘产品策划后真正的产品需求,「我想要一个 xxx 的功能」、「我想在输入一个 xxx,然后输出 xxx」、「我想一个能自动 xxx 的功能」,想必大家常能收集到这样的需求提案,小到想调整一个页面按钮的文案,大至改动整个产品的运作模式。

这是 User story,并不是说这种表达方式不妥,只是需要产品经理去进一步沉淀出来用户想要的东西。 Continue reading 产品经理讲堂(3)- 需求管理

Posted on

产品经理讲堂 (2) – 项目管理

终于抽出时间,把最近在做的事情系统整理一下。端午假期看了 caoz 写的《你凭什么做好互联网》,推荐在互联网行业工作有段时间的同学看,写得很「口语」通俗化,更像 caoz 个人的随笔记,所以整本书在结构组织上有些「混乱」,但加上「个人化」标签比较明显,所以得带着自己的「场景」去阅读,去理解。

上周在公司内部做了一场关于项目管理的培训,说是「培训」,不如说是一次分享会,把自己在公司这些年的项目实践,项目经验跟大家分享。同时简单整理一下当时的讲义为以下的文字稿。

引言

项目中存在各种看似「不可调和」的矛盾。 Continue reading 产品经理讲堂 (2) – 项目管理

Posted on

产品经理讲堂 (1) – 产品经理史

「教练,我也想当产品经理。」

「产品经理」这个职位真得越来越火,其实由来已久,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前后,新技术以及资源的使用,使得劳动分工变得更细分,工业中心的人口越来越多,这时对于工作职能的需求也更明细,越来越多企业意识到需要有人去跟踪与了解市场需求,以及管理产品(实体)。 Continue reading 产品经理讲堂 (1) – 产品经理史